诚博国际

欢迎来到到重庆商报网 [ 登录 ] [ 免费注册 ]
咨询热线:023-966965
您的位置: 首页 /正文
法医叶泸键7年鉴出上百疑犯 要做鉴定界的青年专家
阅读
文章出处: 重庆商报    发布时间: 2017-09-13 08:25:09    作者: 重庆商报-上游财经记者 代庆
 叶泸键 九龙坡警方供图   “我父亲都走了,你们别磨蹭了,抓紧出具死亡证明,我们等着处理后事!”“你父亲根本不是自然死亡,是被杀害的!”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九龙坡法医叶泸键在现场的第一句话,让死者家属吓了一跳。数小时后,尸检结果果如叶泸键所料。 而这样的片段,不过是叶泸键法医生涯的小缩影。7年来,叶泸键通过鉴定,助推办案单位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上百名,其中包括白市驿“8·2”、中梁山“4·16”等一大批重案、要案。   无线索中找线索 24小时抓住凶手 2013年3月,九龙坡白市驿某村一女子在出租屋遇害。为避免对居民造成恐慌,九龙坡公安分局刑侦支队成立专案组,作为现勘组组长的叶泸键压力巨大。 叶泸键回忆,案发房间只有10平方米,里面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一个简易衣柜,被褥、衣服丢掷一地,受害人身下的床单、死前穿着的衣服全部消失,房间内血迹被清理得非常干净,地面到处都是类似酒精的物质。 “看来嫌疑人具有非常强的反侦查能力,现场明显是布置式凌乱,我们碰上了一个难对付的家伙。”这是叶泸键的第一反应。 在没有目击者和有效监控视频的情况下,叶泸键还是发现了线索:从受害人身上没有提取到任何痕迹,屋内如此多酒精物质是否就是嫌疑人用来清理痕迹的工具呢?根据估算,现场至少有5升酒精类物质,那就先把案发现场周围的所有瓶子找回来。 经过查找,案发现场周边一公里内的136个酒瓶和饮料瓶被带回。 现场床单、死者生前穿着的衣物、捆绑的工具全部消失,而且嫌疑人躲过了所有的视频监控,那嫌疑人极有可能是先蹲守、后作案,而且蹲守地点一定是能够直接看到受害人出入的地点。按照叶泸键的思路,民警在距离案发现场500米左右一处废弃堆置物发现了蛛丝马迹,地上集中留存的十余个烟蒂和使用过的胶带让民警看到了破案的希望,结合受害人行走路线和现场情况分析,该处应该就是嫌疑人蹲守的地方。提取现场13个烟蒂和那条1米多长的胶带后,叶泸键立即和同事返回实验室进行检验,其中4个烟蒂、两个矿泉水瓶子和胶带发现嫌疑人线索,并借此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李某,专案组立刻对李某实施抓捕。案发仅24小时,李某在渝北某宾馆被抓获,白市驿“3·13”杀人案成功告破。 叶泸键表示,疑难现场就是嫌疑人“埋雷”,法医变“拆弹”专家,需要跳出框架逆向思维。   “正常”中发现不正常 3小时让死者“说话” 叶泸键是2010年西南政法大学刑侦学院刑事技术专业的优秀毕业生,作为法医,对尸体勘查颇有绝招。 2015年5月,石桥铺某小区一老人死亡。现场非常“正常”,地上鞋子摆放很整齐,屋内没有任何翻动痕迹,也没有任何可疑线索,老人看起来就像睡过去一样平静。但民警却感觉到隐约不对劲。叶泸键赶到现场后,家属还催着下死亡证明,都以为是自然死亡。 “你们看看老人的钥匙在不在?”叶泸键安排同事和老人家属在屋内找钥匙,自己则仔细观察老人的体表特征,老人面部有些微微泛红,有生前窒息死亡的可能,当他抬起老人头部后,发现在枕头上有3平方厘米的液体,这些液体是从老人左耳流出的。 “老人是受外力窒息死亡的,不是自然死亡!”叶泸键现场斩钉截铁地做出这样的判断。与此同时,老人的家属在家中找到老人的钥匙,叶泸键断定,老人一定认识凶手,而且是在给凶手开门后,遭遇不测的。 随后,叶泸键和同事对老人进行了尸检,3小时后,结果显示老人的确是受外力造成窒息死亡,枕头上留下的液体就是老人窒息颅内出血导致耳朵流出的体液。嫌疑人虽然打扫了现场,按照老人生前就寝的习惯进行了现场布置,但“正常”的现场却恰恰给叶泸键留下了“不正常”的痕迹。 经侦查,嫌疑人在江津被抓获。和叶泸键的推断一样,嫌疑人正是老人生前认识的朋友。   刑侦就像搞科研 他要做鉴定界的青年专家 2011年,九龙坡石坪桥、杨家坪、谢家湾等地及周边发生多起撬防盗门入室盗窃案,叶泸键充分发挥专业技术特长,在多个案发现场提取嫌疑人信息,并由此破获市局督办的“3·24”系列盗窃案197起,追回赃款赃物价值30余万元。 由于业务技术强,2015年在全市刑侦系统举行的命案侦查大比武中,他代表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参赛并获得全市第一的亮眼佳绩;2016年叶泸键再次代表分局参加全市侵财大比武,获得第一。 叶泸键表示,搞刑事技术就和学校搞科研一样,必须要钻,加班加点是常事,因为很多案件不会给民警太多的时间,尤其是现勘,要勘的东西非常多,只有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才可能不错过任何一个破案线索,搞刑事技术,责任心和耐心是第一位,技术最多也只能排第二。 而刑事技术工作的连贯性很强,如果中途休息,会干扰思路,而且第一时间提取的信息必须第一时间勘验。 “我是个很操心的人,也是个急性子,所以我办的案子一般不过夜。”30岁的叶泸键还是单身汉,由于父母远在新疆,所以他直接把单位当成家,没事就钻研现勘和检验指示。 有人问叶泸键这样工作不闷吗?身为党员的他笑着回答:“这是我的职责,我努力让事实说话,帮死者发声,当鉴定界的青年专家。” 扫码下载重庆商报上游财经 第一时间关注最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评论
    
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商报微信矩阵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会员 | 网站广告 | 报刊广告
版权所有 © 重庆商报社渝ICP备13001510号
诚博国际优乐娱乐平台龙8娱乐老虎机大奖娱乐
w88982w88top优德娱乐千亿国际娱乐优乐娱乐平台
w88982w88top优乐娱乐平台龙8娱乐老虎机亚虎国际
诚博国际诚博国际游戏诚博娱乐pt大奖娱乐
w88982w88top优德娱乐千亿国际娱乐优乐娱乐平台